冯象:生活中的美好事物永存不移

这是一句广告标语。配合它的是香港明珠台的一则英语电视广告:一九四八年,上海。一个英国小男孩和一个上海小女孩一块儿吃麦芽糖、撑木船、走在铁路桥上(请不要联想苏州河,当年老远就可以闻到它的臭气)。小女孩咳嗽了,小男孩忙解下自己的围巾给她围上。画面跳到今天的上海,一位英国老先生的目光碰上一位上海老太太的目光。老太太从口袋里掏出那条完好如初的围巾,给身边一个长得挺像她的小女孩戴上。

王蒙先生在《读书》(8/1996)上借这“美丽围巾”的故事,谈了艺术和人性、艺术理想和功利目的的关系。王先生说,自己很受广告的感动,只是遗憾这“如诗如画”的故事竟然是港府的宣传。因为,假如“美丽围巾”是商业广告,就恰好证明了他的看法:“高明的与成功的艺术应该具有一种‘解毒’性机制……真正的艺术将使作品中非艺术反艺术的歪曲因素的含量特别是影响作用减少到最低限度”(页100)。 继续阅读“冯象:生活中的美好事物永存不移”

冯象:秋菊的困惑和织女星文明

我国法学向来有“幼稚”之名,业内人士并不讳言。但衡量一个国家一门学科的学术水准,除了看从业人员整体的学养和品质,主要还是看它的代表人物和代表作品。比如美国,我们说它的学术如何如何,无非指它的顶尖学者和有影响的著作。若是把全美国四百二十五种学生主编的法学杂志上刊登的论文一总儿拿来细算(美国法学院的传统,学术刊物一律由学生办),情况便大不一样了。美国学者自嘲说,一年到头雨后春笋般发表的论文当中的多数,读者恐怕不超过五个,即作者的职称评定委员会的评委(格兰顿,页205)。中国的法学“研究”,滥起来当然没有让美国佬占先的道理。毕竟,他们是不大敢一把剪刀、一瓶浆糊闯天下的。可是同时,近年来中国法学出类拔萃的少数代表作,其成绩之骄人,又是举世瞩目的。不读这些作品,就不知道中国有一群脚踏实地、孜孜矻矻、上下求索的法学家,不知道他们的关怀之广、抱负之大、于学术事业的信心之坚。
继续阅读“冯象:秋菊的困惑和织女星文明”

冯象:性贿赂为什么不算贿赂

六四年二月廿七。晨起,倦。办公室枯坐一 上午。将去办公室,白哥妻来,请为丈夫说话。余颇爱此女,抚其玉颏。未敢唐突,以其性格庄重故。

六四年五月卅一。饭后回办公室,招白哥妻至,独伴余良久。然此女极庄重,余虽动于中,未敢强求。日后必为她丈夫效力,以不负其所托也。

这两段日记,作者叫皮普斯(Samuel Pepys, 1633~1703),是英国十七世纪的大人物,事业巅峰时官至海军部长、皇家学会会长(这会长的荣誉和影响力,非其他带“长”的职衔可比;比如会员牛顿发现万有引力,写下巨著《数学原理》,便是经皮会长亲自盖章批准才发表的)。不过,令皮普斯名垂千古的,既非他一手缔造的帝国海军,也不是皇家学会,而是他的六本日记。日记(一六六零年元旦至一六六九年五月底)是用速记密码写的,死后同他的藏书一道赠了母校剑桥大学莫德林学院。直到一八二五年,才被人发掘破译,整理出版。从此,《皮普斯日记》就成了英语世界最受宠的枕边秘笈。他“赤裸裸地记录下来”的那个“真我”(先师杨周翰先生语),率性流露的虚荣心、进取心、贪心和良心,处处打动着读者,激发他们的道德优越感。部长也的确能干,几乎每周都有佣金、回扣和礼物进账:金币、火腿、马驹、餐具等等。为此他在日记中没完没了感谢上帝,有一次谢恩谢得兴奋了,居然闻不见肉香,忘了晚餐(六四年二月二日)。但他做事也有原则,而且向朋友公开宣布过:一是决不为“干坏事”受贿;二是若运气好能替人排忧解难,不介意拿点报答。造军舰的木匠白哥(Bagwell)听说了,想请皮大人帮忙找一份像样的工作。那当然不是坏事。可他预先送上的“报答”不是别的,是自己的老婆。
继续阅读“冯象:性贿赂为什么不算贿赂”

冯象:从卡拉OK与人体写真想到的

哈佛法学院和商学院的学生社团,准备春节过后联合举办“亚洲商务年会”,组织者来电话,邀请到会谈谈知识产权在中国的保护。问他具体有什么节目,他说新世纪头一届,保证精彩,开幕式由世贸组织候任总干事长亲临致辞,论坛嘉宾的鸡尾酒会安排在大学(福格)美术馆,之后还有晚宴、舞会;“只是不提供卡拉OK”。原来他在上海工作过,晓得国人在此类场合的招待规格和娱乐爱好。 继续阅读“冯象:从卡拉OK与人体写真想到的”

冯象:鲁迅肖像权问题

周海婴先生为父亲肖像权打官司,屡见传媒报道。学界亦有评论,大都围绕死者有无肖像权一个问题。这大概是因为案中被告(即被指以营利为目的擅自制作/销售鲁迅头像金卡、金邮票之类者)曾试图以此否定周先生的诉讼主体资格(诉权)的缘故。对于周先生的实体权利主张,即鲁迅肖像权中的财产利益的性质内容、法理依据等,却探讨不多。 继续阅读“冯象:鲁迅肖像权问题”

冯象:案子为什么难办

 

《秋菊打官司》在陕西宝鸡上映时,有观众在影片里意外发现一张熟悉的脸:街头卖棉花糖的女人。据报道那女人生过天花,是从来“连照相都不愿”的;现在可好,突如其来把她搬上银幕“亮相”,足足四秒钟之久!社会上接着就有种种流言蜚语,甚至当面嘲笑,说她“成了明星”,“长得那样还上电影”;还连累到上学的儿子,在学校遭人奚落。可怜她没做过一天刘晓庆、活济公、灭鼠大王、油画模特,却要受这份舆论曝光。后来,也不知是法治意识还是律师怂恿,她居然千里迢迢来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递了诉状,告电影制片厂侵犯肖像权,要求公开道歉、剪除那四秒钟镜头并赔偿精神损失费八千元。 继续阅读“冯象:案子为什么难办”

冯象:摩西之歌(《申命记》32:8-39)

摩西临终,做了三件大事:传授圣法,立助手约书亚接班,及循祖制,以族长身份祝福以色列十二支族并预言未来(《摩西五经》译序)。圣法立于信约,是人神关系的基石,即使天地灭了,也不会少掉一点一画,俨如耶稣所言,太5:18。接班人和祝福/预言,却是关乎先知身后,以色列何去何从的路线问题 继续阅读“冯象:摩西之歌(《申命记》3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