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博谈 | 2017年美国法律与技术论文刊目

 

统计范围是美国15所法学院的“院刊”以及5种专门讨论法律与技术问题的期刊,即:Yale Law Journal、Stanford Law Review、Harvard Law Review、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Law Review、Columbia Law Review、NYU Law Review、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Law Review、 Michigan Law Review、 Virginia Law Review、Duke Law Journal、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Law Review、California Law Review、 Cornell Law Review、Texas Law Review、Georgetown Law Journal,以及Yale Journal of Law and Technology、 Berkeley Technology Law Journal、 Harvard Journal of Law & Technology、Stanford Technology Law Review、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请谅解我们肯定存在的疏漏。 继续阅读“塞博谈 | 2017年美国法律与技术论文刊目”

塞博谈 | 2017年法律与技术论文刊目

 

17年统计的期刊范围为23本CSSCI法学类来源期刊,即:《中国法学》、《法学研究》、《法学家》、《中外法学》、《环球法律评论》、《法制与社会发展》、《当代法学》、《法学评论》、《政法论坛》、《比较法研究》、《现代法学》、《法商研究》、《法学》、《华东政法大学学报》、《法律科学》、《清华法学》、《政治与法律》、《法学论坛》、《政法论丛》、《法学杂志》、《知识产权》、《中国刑事法杂志》、《东方法学》。另也收入一些《行政法学研究》等期刊的论文。请谅解我们可能存在的疏漏。 继续阅读“塞博谈 | 2017年法律与技术论文刊目”

李斯特:隐私与隐私权的限度

 

隐私在现代社会之所以越来越被重视,择其大绪言之,是因为物质生产条件导致的现代社会空间的变化,以及由此带来的人的观念的变化;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隐私保护的争论不休,还因为迅猛发展的各种现代资讯工具,已使名义上得到严密保护的隐私权岌岌可危。时光流转,我们一路跋涉来到互联网时代,却似乎又回到人类社会早期的“零隐私”年代。[1]传统社区在变化,虚拟社区在形成,两者不断竞争、渗透和融合,书写着隐私的新的界限与功能。这是互联网时代催生了大量关于隐私的学术研究的原因。 继续阅读“李斯特:隐私与隐私权的限度”

戴昕:中国公众人物的隐私保护:一个框架性理论重述

 

一、引论:隐私法的老问题和中国法的好问题

公众人物的隐私保护是信息隐私法(information privacy law,以下简称“隐私法”)[1]上最为人津津乐道、却又似乎已被“嚼烂”的话题。十数年间,媒体未曾间断过对官员、明星挖料、爆料、“周一见”,[2]而法学界和新闻学界的相关思考却基本停滞。[3]仍有兴趣就此写作者多采重复套路,如援引“纽约时报诉苏利文案”(New York Times Co. v. Sullivan[4]以下简称“苏利文案”)一类比较法“旧闻”,或复述平衡“私权”和“公共利益”的“通说”,却少见更具深度或新意的探讨。也难怪,相比“大数据”、“物联网”、“云存储”带来的各类新型隐私挑战,公众人物隐私保护问题已算不上“前沿”,[5]学者缺乏兴趣为其投入更多智力资源。

继续阅读“戴昕:中国公众人物的隐私保护:一个框架性理论重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