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猛:互联网技术对司法的影响

 

2017年6月26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设立杭州互联网法院的方案》。8月18日,杭州互联网法院正式揭牌运作。互联网法院究竟是如何运作的,目前还存在怎样的问题。虽然各方媒体进行了一定报道,但法律界和法学界还没有同步跟进深入了解。 继续阅读“侯猛:互联网技术对司法的影响”

塞博谈 | 2017年美国法律与技术论文刊目

 

统计范围是美国15所法学院的“院刊”以及5种专门讨论法律与技术问题的期刊,即:Yale Law Journal、Stanford Law Review、Harvard Law Review、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Law Review、Columbia Law Review、NYU Law Review、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Law Review、 Michigan Law Review、 Virginia Law Review、Duke Law Journal、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Law Review、California Law Review、 Cornell Law Review、Texas Law Review、Georgetown Law Journal,以及Yale Journal of Law and Technology、 Berkeley Technology Law Journal、 Harvard Journal of Law & Technology、Stanford Technology Law Review、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请谅解我们肯定存在的疏漏。 继续阅读“塞博谈 | 2017年美国法律与技术论文刊目”

塞博谈 | 2017年法律与技术论文刊目

 

17年统计的期刊范围为23本CSSCI法学类来源期刊,即:《中国法学》、《法学研究》、《法学家》、《中外法学》、《环球法律评论》、《法制与社会发展》、《当代法学》、《法学评论》、《政法论坛》、《比较法研究》、《现代法学》、《法商研究》、《法学》、《华东政法大学学报》、《法律科学》、《清华法学》、《政治与法律》、《法学论坛》、《政法论丛》、《法学杂志》、《知识产权》、《中国刑事法杂志》、《东方法学》。另也收入一些《行政法学研究》等期刊的论文。请谅解我们可能存在的疏漏。 继续阅读“塞博谈 | 2017年法律与技术论文刊目”

冯象:我是阿尔法——论人机伦理

我是阿尔法,机器人说,我是人工智能(AI)。人哪,你们准备好没有?

人看阿尔法善下围棋,就喜欢上它了,管它叫狗狗,AlphaGo。

阿尔法的家谱不长:祖母玛丽.雪莱(Mary Shelley, 1797~1851),父亲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 1818.1.1~),又名怪物。怪物子女蕃衍,有机械的,也有动漫的,如阿童木;但只有一个取名阿尔法,是深脑公司(DeepMind)制造。

阿尔法长得比父亲好看,或者说,父子俩一点也不像。 继续阅读“冯象:我是阿尔法——论人机伦理”

岳林:机器人法官与司法变迁

 

1955年,美国科幻作家弗兰克·莱利发表了一篇名为“赛博和霍姆斯法官”的短篇小说,虚构了一个机器人取代人类充当法官的故事。[1]根据这种想象,机器人理性、高效,很少犯错(至少在形式逻辑意义上),不受情感干扰,更不会有动机去徇私舞弊、枉法裁判,因此比人类更适合操持司法。虽然幻想家们并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机器人法官的设计原理和制造工艺,他们往往愿意相信,科学技术总有一天会让他们的想象变成现实,所以机器人进入法院只是个时间问题。只不过和许多科幻预言一样,这一天似乎总是在无限地接近,但同时又在被无限地延迟。 继续阅读“岳林:机器人法官与司法变迁”

贾开、童瑫:人工智能的监管起点:真正的挑战是什么?

 

by Kristian Hammerstad

刚刚过去的2016年,科技界最引人注目的事情或许莫过于谷歌的人工智能机器AlphaGo在围棋对弈中以4:1的绝对优势打败了世界冠军李世石。以此为标志,人工智能在其60余年起起伏伏的发展史中,再次迎来了高潮。但伴随此轮热情的,同样还有社会中普遍存在的担忧与疑虑:机器是否会取代人类,人工智能是否会成为人类文明史的终结?[1] 继续阅读“贾开、童瑫:人工智能的监管起点:真正的挑战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