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象:基督赞(《歌罗西书》1:15-20)

传统上,《新约》的使徒书信,有十三篇(《罗马书》至《腓利门书》)列在保罗名下。十九世纪,现代圣经学在德国兴起。之后,学者经过多年的考证辨析,从中剔除了六通,归于保罗身后的托名之文,即三封“牧函”《提摩太前书》《提摩太后书》《提多书》(可能出于一人之手),加上《以弗所书》《歌罗西书》《帖撒罗尼迦后书》,合称“次保罗”或“伪保罗”,deutero-/pseudo-Pauline,书信(艾尔曼,页92以下)。

《歌罗西书》的宗教思想,有些说法颇似《以弗所书》;如认为,信徒受洗入道即可获救,摆脱律法上的罪罚(同上,页113):“你们既已藉着洗礼,与[基督]合葬,也就一同复起了”。因为上帝“让你们跟着他重生,宽恕了我们的累累罪行;还抹去了告我们负债的法规字据,将那废除了的钉在十字架上”,西2:12-14。而保罗虽然也说过“合葬”“复起”,众人的拯救在他看来,尚有待“主的日子”如“夜贼”来袭,太24:43-44,帖前5:2。所以“受洗入基督耶稣”,固然“是受洗入他的死”,但死者复起“走进新生”,却不可能仅凭一次洗礼,而须坚持寄望于迫近着的天国,亦即人子再临,罗6:1以下(《死已被胜利吞吃》导言)。

保罗书信,多是口述,罗16:22,林前16:21,迦6:11注;故长句不多,文字棱角粗砺,不事雕琢。这峻急的风格,“重而有力”,恰是传道者“以主为榜样,不顾重重磨难,怀着圣灵的喜悦迎接”福音的真实的见证,林后10:10,帖前1:6。

《歌罗西书》的作者,若是保罗的弟子或“同工”(助手),肯定熟悉老师的学说信条。然而,他修正了翅关使徒的救赎论,当是基督会众应对“后保罗”时局的挑战,所处的形势使然——天国业已延宕,那“必来之世”仿佛拖了条木腿,来6:5, 10:37。于是,他也做了主的使徒,以老师的名义传书,劝勉信众,为后人留下了光辉的思想。

除去引述老师的教诲,这位无名使徒自己的论说,可谓敦厚诚笃,又不乏妙笔恣肆。他喜欢复杂句式,重视修辞。开篇作一首基督赞,便是极好的例证:从头至尾,总计一百一十二词,在原文里是蜿蜒行进、步步照应、音节铿然的一支长句,参观弗1:3-14。当然,中文句法不同,语义随词序而变,加之标点指示停顿/语速的功用相对脱离语法,译文就分了短句,作两阙,以图再造赞美诗的神韵。

15他是那不可见的上帝的形象

一切受造之物里长子第一;

16因为他里面造就了万物

无论天上地下,可见不可见

抑或天座天宰天尊与天权——

一切受造,由他而为他。

17万物[未有]之先,他已是;

加入他,芸芸一体

18这身子即会众的头

是他。

 

他是太初

死者中复生第一

乃使他事事独领首席。

19因为至大满盈,定意入居其中

20赐和于万物,由他而归他——

无论地下天上,都是

藉着他的十字架的血

重缔和平。

注释

1:15  不可见的上帝:摩西传统,人见上帝必死;不死,定有特殊的恩惠,创32:31,出3:6, 20:19, 33:20。

长子第一,prototokos,极言圣子之尊,罗8:29。基督/受膏者也属于受造之物,但拥有头生子的崇高地位,并具天父的“形象”,eikon,一如人子。这一点,作者跟第四福音的教义立场不同,后者主张上帝与圣言父子如一,约1:1, 1:18注(《太初有言》)。

1:16  他里面造就了万物:暗喻圣言,造主的大智慧,约1:3。

天座天宰天尊与天权:统领人世黑暗势力的各种灵异,包括天使,罗8:38,弗1:21, 6:12。

由他而为他,di’ autou kai eis auton,“长子”于一切受造,既是成因,又是目的,林前8:6。

1:17  万物[未有]之先,他已是:复指圣言/大智慧,箴8:22以下。参约8:58,“阿门阿门,我告诉你们,亚伯拉罕诞生之先,我就是”。

1:18  身子即会众:耶稣的身子已复活,以会众为其肢体,会众则以基督为头,林前12:12-13。

太初,arche,联想创世之言,创1:1,约1:1。

复生第一,prototokos,同15节“长子第一”:死藉着一人(亚当)来世,死者复活,也是通过一人,如保罗所言,林前15:20,启1:5。

1:19  满盈:喻上帝亲在、更新一切,弗3:19。参约1:16注。

1:20  由他而归他,di’ autou/eis auton,归信基督。此句另作:通过他,赐万物与自己和好。

藉着他的十字架的血,部分抄本重复:藉着他。意谓新天新地,藉人子的受难复活而变得可以翘望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