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象:他虽有上帝的形象(《腓立比书》2:6-11)

《腓立比书》属于保罗的“狱中书简”,因信里提到为宣讲福音而“戴锁链”,身陷“苦斗”之境地,腓1:7, 13, 30。但此诗一般认为不是他的原创,而是引用前人或时人做礼拜的颂歌。理由是:小诗自成一体,像独立作品;几个关键术语及阐发的观念,不见于学者确认的保罗书信:似乎耶稣降生之前,已具上帝的“形象”,morphe;而“等同于上帝”,isa theo,竟是一种可以(故而不容)“掠夺”的资格,harpagmos。与之相对,“出空”,kenosis,也是十分独特的说法,指圣子悬置神格,入女人子宫,结胎成肉。

另外,细读之下,这首基督颂的思想内容跟上下文亦不甚吻合。一章末二章起,保罗讲“灵的团契”,koinonia pneumatos,强调团契成员应以耶稣为榜样,互相关爱,彼此推崇,同心一意,不可谋私利损害他人,不要让“耶稣的仆人”即引领会众的使徒失望,2:1-5, 16。可是,对于这些“基督内”的“勉励”和“爱的慰辑”,小诗未置一词。相反,诗人所关切的与之衔接不上,做不成团契伦理的样板,只能看作借诗发挥(艾尔曼a,页254以下):人子“取一个奴隶形象”,“谦卑顺服”,上十字架受难而获上帝“高举”,赐名“超乎万名”,享三界万舌之礼赞。

论文字,此颂节奏流畅,立意崇高,颇有希伯来先知的神韵。新修订标准本(NRSV)在第8节后作一停顿,分为两阕,每阕三节,每节三行,也是一法,可凸显其结构的对称。上阕写耶稣降世入死,“死在了十字架上”,下阕赞基督升天复活,“荣耀归上帝天父”。拙译分三阕,每阕六行,则是将“形象”“模样”“受死”“名字”等关键词、译文的韵脚同对称的句结构错开,玩味另一层面的张力。

6他虽有上帝的形象,

却并没有把等同于上帝

当作夺来的资格不放;

7相反,他出空了自己

取一个奴隶形象

诞作众人的模样。

 

虽然他外貌看似常人

8但最是谦卑顺服

乃至受死——死在了十字架上;

9因此上帝将他高高举起

为他赐名,那超乎

万名的名字:

 

10以使天地冥府三界的一切

听到耶稣的名

无不屈膝,

11条条舌头一齐认定

耶稣基督为主

荣耀归上帝天父。

注释

2:6  上帝的形象:对比人祖亚当的另一形象,“骄傲与堕落”,创3:7, 12注(《伊甸园》)。

等同于上帝:指永生,亚当食禁果所失去的,创3:22。人子既是“真理和生命”之道,等同于天父便是题中应有之意。所以反对者也说,他不仅是称上帝为父,“简直和上帝平起平坐了”,约5:18。

夺来的资格,harpagmos,掠获物,解作神性、荣耀或永生,皆通。无定解。

2:7  出空了自己:heauton ekenosen,放下大能,降世为人子,“弃富入贫”而受难,替众人赎罪,林后8:9注。

奴隶形象:谓其行事宛如神的一个忠仆,自愿牺牲,赛52:13以下;“取罪的肉身的模样,作赎罪祭,藉那肉身给罪定了罪”,罗8:3。

2:8  谦卑顺服/乃至受死:耶稣受难,不是要实现“自己的意愿”,而是遵从上帝的旨意,完成他指派的使命,约4:34, 5:30。

2:9  高高举起:喻复活升天,回到“差遣者”身旁。

万名:包括众生及天使/小神,弗1:21,来1:4。

2:10  屈膝:敬拜状。基督/受膏者同施膏者/上帝合一。由此(及类似的赞语)萌发了后世关于父与子的神秘本质同一,homoousios,的学说和信条。

2:11  舌头/认定:以圣名立誓,认主,赛45:23。渐渐地,耶稣的名也成了信徒发誓的依凭,虽然人子早有告诫:什么誓也别立。“是”就“是”,“不”就“不”;多余的话,便是出于大恶,太5:34, 37。

耶稣基督为主/荣耀归,eis doxan,上帝天父,另读如通行本:主耶稣基督在上帝天父的荣耀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