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象:刀剑(《马太福音》10:34-39)

“教会跟《圣经》不是一回事,《圣经》从来就是教会的愧疚”,德国思想家勃洛赫尝言(页9-10)。这“愧疚”,或换一角度,这经文孕育的道德思想,对信条教规和教派立场的逾越(“思考意味着逾越”,勃氏的墓志铭),便是为什么圣书可以永不过时,向所有人说话,为不同时代不同民族的读者理解,并帮助受苦人面对现实,反抗压迫,进而“创造历史”的一条主要理由。

此段“刀剑”福音便是一例,如何解读,历来让神学家头疼。即便现代学术译本,也往往语焉不详,如新牛津注释本/新修订标准本(第三版),只短短一句:耶稣在场,造成分裂。谁分裂?何以人子在场他们就分裂了?却不敢说。

基督降世,按《马太》的记载,不是来废除摩西之律同众先知的教导,而是要使之成全,太5:17。所以他一再强调谨守圣法,“一点一画”都不能少,包括孝敬父母、爱人如己,出20:12,利19:18。因为真正的绝对的“善”,ho agathos,只有一位,即天父——除了上帝,别无他善,太19:16以下。但既有博爱之诫命,乃至“爱仇人”,“若有人批你的右颊,你把左颊转过来也给他”,5:39, 44,为何又宣布骨肉为敌,家庭分裂,甚而要信徒摒弃爱父母儿女呢?

原来,人子福音跟后世教会一个最大的不同,在历史观、世界观。耶稣的口号,得自老师施洗约翰,“悔改吧,天国已近”,3:2, 4:17。他是站在圣史的终点之前,为我们“开眼通耳”布施救恩,而非教人安顿日常的家庭生活,或安慰成功人士,帮他享受“太平”。末日在即,大恶随时会攫取,这是加利利先知给忠信者的警告:快了,当假先知蜂起,一个个口称“我是基督”,受骗的将不在少数,24:5。届时,“兄弟会把兄弟交给死亡,父亲会交出孩子;儿女会起来与父母为敌,不惜将他们杀害。为了我的名字,你们会遭人人仇恨;只有那坚持到底的,才能获拯救”。所以他遣门徒传道,任务十分紧迫:阿门,我告诉你们,不待你们走完以色列的城镇,人子便要来到,10:21-23。阿门,我告诉你们,这儿站着的人当中,有人不必尝到死的滋味,即可见着人子降临他的天国,16:28,可9:1,路9:27。

那将是一场空前绝后的大灾难、大考验。“那一段日子若不缩短,全体肉身皆无活路”。怎么办呢?惟有忠仆坚持战斗,赢得“拣选”,成为子民中得进天国的“余数”即圣者,赛10:22,罗11:5,救恩才会到来,24:21-22。当此决战关头,新天新地的“分娩之痛”开始,凡举剑求道者,必不顾常规。

34莫以为我来是要世上太平;

我带来的不是太平,而是刀剑。

35因为我来是要(儿子)与父亲作对

女儿与母亲不和,媳妇与婆婆相争——

36人与自己的家人为敌。

 

37谁爱父母甚于爱我,便不配[跟从]我;

谁爱儿女甚于爱我,也不配。

38凡不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从我的,都不配。

39任何人,即使找到自己生命

也要丧失;

但为我的缘故而丧失的生命

必将复得。

注释

10:34  我带来的不是太平:坦言福音将颠覆旧世界或“今世”,包括支撑着它的家庭、宗法与社会关系。据此,“九福”所要求的“缔和平”,决非取消斗争,而是着眼于道内“战士”的团结,太5:9注。

刀剑,machaira,短剑,喻福音引起子民分裂、争斗;耶稣自己则成为“受攻讦的记号”,路2:34。

10:35-36  真理面前,家庭分裂,引自弥7:6。

10:37  爱父母/儿女甚于爱我:爱有等差,不容不忠,出20:5,结23:25注。更重要的是,对主的敬畏与敬爱,agape,大于人伦之爱,philia,侍奉主不应以家庭为累,申33:9。

10:38  十字架:死刑犯得背自己的十字架,去城外受刑,约19:17。此处借喻受人讥嘲、迫害,乃至“舍弃个人”,自愿牺牲,16:24, 23:34。

10:39  找到(生命):婉言赢取,箴21:21。

复得,heuresei,复活而入永生,但12:2(《人子》导言)。同16:24-2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