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象:耶和华之日(《阿摩司书》5:18-27)

阿摩司,`amos(耶和华抱起/背负),南国先知,来自伯利恒东南、挨近犹大荒野的一座小村,牧主出身,noqed,摩1:1。经书上说,一天,他正赶着羊群,忽被耶和华提起,灵中受了圣言:去,给以色列我的子民预言吧,7:15。那是公元前八世纪五十年代的事。

他便由耶路撒冷向北,来到北国的圣所上帝之家beth’el,创35:7, 15,开始在那里传道。其时以色列国势鼎盛,增民二世,yarob`am(前785~745在位),秣马厉兵,拓疆取胜,财富聚积,商埠兴隆。然而在耶和华的牧人眼里,那一片欣欣向荣背后,却是日益严峻的社会不公,贫困、奴役跟司法腐败,人遭了天谴仍不自知:讨债的拿义人换银子,穷汉仅卖一双鞋的价钱;弱者的头他们一脚踏进尘土,卑微者的路扔在一边;儿子父亲睡同一个女奴——就这样,亵渎我的圣名2:6-8

于是,阿摩司毫不留情,将以色列的罪行一桩桩声讨,连同她的被异教偶像玷污了的圣所祭坛、充斥着不义的都城撒玛利亚。不过当耶和华动怒,决定降蝗灾旱灾时,先知又挺身而出,力谏宽恕为怀:雅各这么瘦小,他如何站立得住?万军之主居然被瘦小二字感动了,两度收回成命,niham7:1-6(《以赛亚之歌/后悔》)。

那上帝之家有一个祭司耶强,‘amazyah。他听得先知责难圣所,就向国王告状,指其诋毁国君、诅咒以色列家。然后唤来阿摩司,一顿训斥,要他滚回犹大,去乡下当一个视者(参《锡安山》导言),不许再来上帝之家预言:这儿是吾王的圣所,是王国的殿。不想阿摩司回答:我可不是吃先知饭的,也不是先知子弟(即不属任何门派);我只是个放羊的,也帮人割埃及榕果子。但既然你不许我给以色列预言,那好,听着,此乃耶和华之言:将来,你的妻必当街卖淫,你儿女必倒在剑下,田地必被人拉绳丈量了分光;你自己,必死于污秽之地(贬称外国,拜偶像故),而以色列必入囚异乡!7:10-17,申28:30-33,何9:3

耶强同妻儿的命运如何,圣书未提,不得而知了。但阿摩司在上帝之家施教,时间恐怕不长。也许他回到家乡,对犹大和耶京也有预言,也有弟子跟从,随时记录启示,把救恩的希冀与理想记在他的名下,如同别的先知?那一天,我必重起大卫坍塌的茅棚……那扶犁的要撵着收割的,踹葡萄的赶上播种的;大山要淌下新酒,小山都溶于[醇酿]。耶和华之日,耶和华宣谕,必扭断子民的囚锁,9:11-14,诗126:1

18祸哉,那渴望耶和华之日的!

你们要耶和华之日干吗?

那是黑暗,不是光明——

19好比人躲了狮子又遇上熊

或者进到屋里,手扶一下墙

却被蛇咬。

20不是吗,耶和华之日没有光明

只是黑暗,是绝无一点亮的

昏黑一团!

 

21我憎恶,我鄙视你们的节庆

也不要闻你们的圣会。

22便是给我献上全燔祭,或素祭

我也不悦纳,不会眷顾

你们平安祭的肥畜。

23让你们嘈杂的歌声离我远点

我不想听你们弹琴!

24愿公平如大水滚滚

正义如溪流不断。

 

25荒野四十年,你们何尝

为我供奉牺牲和素祭,以色列家?

26如今你们得抬起替自己制作的偶像

你们的秽王萨古,并星神凯顽;

27因我要放逐你们,至大马士革以外——

耶和华,那名为万军上帝的,有言。

 

注释

5:18  耶和华之日:又称报应日、圣怒之日,赛2:12,结22:24,何9:7,箴11:4,伯21:30。照阿摩司的启示,既是令人恐惧的灾殃与审判之日,也是祈盼已久的救恩降临之时,摩9:8以下。

5:19  //蛇,喻敌害,诗7:2, 17:12, 58:4, 91:13,箴28:15

5:21  憎恶/鄙视你们的节庆:上帝拒绝伪善的祭祀,或把守节的礼仪搞成空洞的形式和教条。因为整个世界的审判者主持公道,布施的是实质正义,赛1:10-17,耶6:20,何6:6,诗50:8-14

5:23  歌声/弹琴:节庆跟拜祭仪式常伴有音乐,撒上10:5,撒下6:5

5:24  溪流不断:正义长流,不似迦南/巴勒斯坦的季节河,wadi,士5:21注(《黛波拉之歌》)。

5:25  荒野四十年:作者的立场一如何西阿、耶利米,把子民跟随摩西跋涉荒野的长征理想化,以祖宗当年的艰苦奋斗,对比以色列家现时的堕落,何2:16-17,耶2:2, 7:22

5:26  秽王萨古,sakkuth,星神凯顽,kaiwan,校读从传统本注。原文:sikkuth/kiyyun,是标音取秽物一词的元音,shiqquz,贬称巴比伦神(土星)。但北国的以色列人开始拜异教神,应是亡国以后——亚述将两河流域的部族迁来福地居住,通婚,渐渐形成宗教与文化的融合;摩西传统虽然得以延续,十支族却从此湮灭了,王下17:24以下。通说此句是后人或编者补入的。

5:27  大马士革以外:预言北国覆灭,居民将流放亚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