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象:忠仆之歌

The disrobing of Christ, by El Greco

《以赛亚书》中篇安慰书,有四首忠仆之歌,布局精巧,回旋照应,是理解、探讨第二以赛亚思想的关键。第一首在四十二章,写上帝对忠仆的褒扬:看,我这仆人——我扶持、拣选而心里悦纳之人。他虽有耶和华搀扶,是抟来/给众人为约,做万族的光的,行事却十分谨慎: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灭的灯芯,他不吹熄/只是将公道忠实传布,赛42:1-9

其二在四十九章,为忠仆自述:耶和华召我时,我尚在子宫/未出母腹,便取了名字。使命诚然艰巨,有时拼尽全力,只换来一口嘘气,但他从不灰心。因他的报酬在雅各的救主:不仅要把流散的以色列保住了/领回,更要将耶和华的光明带给万国,俾救恩囊括地极49:1-7

其三在五十章,忠仆继续表白:主耶和华赐了我受教的舌头/教我用言语将困乏的抚慰。但宣道需要极大的耐心和勇气,因为除了敬畏者,他还须劝导走在黑地里,不见光明的芸芸,甚至面对残酷的迫害。只把背对准打我的人,脸颊给那拔胡须的/没有掩面躲侮辱与啐唾50:4-11

第四首最长,是天父同子民的一场对话,52:13-53:12。起首,上帝预言,忠仆必兴盛/必得高举,极受尊崇。然而那胜利之日到来之前,他已经形容枯槁,不成人样/残躯已不似人子。接着,便是本书节选的三阕,子民讲述一个疾苦人的牺牲,如何替众人承担咎责。而他最大的痛苦,还不是因我们忤逆才被刺穿/因我们罹罪而被碾碎,而是族人的误解、冷漠,藏脸不理,以为他遭打击/是上帝出手,将他折磨

结尾,耶和华回应,再一次允诺救赎。待劫难过后,他的灵必见光明而满足众人要因我的义仆/而称义53:11。可是那囊括地极的救恩,人们都晓得,已经无限延宕了。而且,关于疾苦人的现实是,我们说与人听的,有谁肯信?耶和华的巨臂,曾向谁显露53:1(详阅《以赛亚之歌》)。  

李桦:《怒潮》组图之“挣扎”

 

2如嫩芽生发在[上帝]面前

又如根子扎进旱土:

他本无光彩照人的美颜

不具仪容,让我们爱慕。

3受尽侮蔑,被人遗弃

一个疾苦人,他认得病痛;

但就像一个大家藏脸不理的

他侮蔑受尽,我们没尊重。

 

4而他,承受的是我们的病痛

背走的是我们的疾苦;

可我们竟以为,他遭打击

是上帝出手,将他折磨。

5不,他是因我们忤逆才被刺穿

因我们罹罪而被碾碎;

是为我们复元而身负惩戒

道道鞭痕,俾我们愈痊——

6一个个仿佛羊儿迷途

各找各的路;

耶和华却把众人的咎责

归了他一人。

 

7啊,如此折磨贬损了

也不开口!像羔羊牵去屠宰

又像母羊面对剪毛人

沉默:他不开口。

8囹圄之中,不容他申辩。

谁会思念他的一世?

当他从生者之地被割弃

因我子民的忤逆,遭击杀;

9当他跟恶人葬在了一处

坟头挨着财主

尽管他一向远离暴力

口里断无诡计?

李桦:《怒潮》组图之“起来”

注释

53:2  嫩芽/根子:形容忠仆,真信仰生于苦难,赛41:18

53:3  遗弃,hadal,另作(视为)卑贱之极。仿佛患癞病,被会众和家人隔离、孤立,伯19:13-19。藏脸不理:暗示上帝藏脸降罪,8:17, 45:15

53:4  病痛,holi,古人以为病因罪生,申7:15。忠仆之所以受尽侮蔑,残躯已不似人子52:14,作者告诉我们,乃是在替众人赎罪,如羔羊献作牺牲,背走我们的病痛疾苦,利16。福音书引此句指耶稣,太8:17注。

上帝出手,将他折磨,直译:被上帝打而贬损/受苦。

53:5  刺穿/碾碎/鞭痕:参较福音书里耶稣上十字架受难的描写,及保罗的诠释,罗4:25,林后5:21,迦3:13

53:6  羊儿迷途:族人为领袖所误导,3:12, 9:15;彼前2:24-25

53:7  贬损了,na`aneh,或如犹太社本:(如此折磨)他仍顺服。沉默/不开口:羔羊/母羊不会开口,但是忠仆为何也不申辩,像约伯和耶利米那样大声抗议、哀鸣?耶12:1-6(《为什么恶人的路》)。他想表白什么,见证什么?太26:63, 27:14,徒8:32-33

53:8  囹圄之中,不容他申辩,直译:从监禁,从审判/申辩他被夺。忠仆如待宰的羔羊,不享有抗辩之权。

一世,doro,圈、世代、人生;另作住所,38:12。生者之地:犹言今世。我子民,死海古卷:他子民。

53:9  坟头,bomatho,从死海古卷。原文:他死后,bemothaw

财主,`ashir,校读:造孽的,`ose ra`。财//孽互训,是圣书的传统,诗37:16, 73:12,箴11:7, 28:20注。而忠仆的牺牲,是包括跟恶人葬在一处的,当他向死亡倾泼自己的灵,被归于忤逆之列53:12,路22:37,来9:28。后世教会解经,称之为预象typos,即圣史兆示耶稣受难,入葬亚利马泰城的富人约瑟的墓窟,太27:57-6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