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谦:数据流动与留存:商业实践与法律迷思

一、引言

2016年新年伊始,欧盟与美国之间备受关注的数据跨境流动(Transborder Data Flows,“TDR”或“Cross-border Data Flow”)新框架协议谈判取得了重大突破,双方推出全新的“隐私盾协议”(EU-U.S Privacy Shield),原有的“安全港”框架协议告别历史舞台。[[1]]按照新协议,美国的互联网巨头谷歌、脸书和亚马逊等公司将不再受到欧盟个人数据保护条例的限制,可以便捷地跨越大洋传输互联网用户个人数据信息回至美国。这一堪称互联网发展史的重要事件是持续深化的欧盟数据治理改革一环节,在此前后,延宕多年的欧盟数据法律框架改革得到实质性推进,在积极反思传统数据法律理论与实践的基础上,结合当前互联网经济的发展趋势,欧盟大刀阔斧地改革数据法律框架和更新数据治理政策。 继续阅读“李谦:数据流动与留存:商业实践与法律迷思”

冯象:耶和华之日(《阿摩司书》5:18-27)

阿摩司,`amos(耶和华抱起/背负),南国先知,来自伯利恒东南、挨近犹大荒野的一座小村,牧主出身,noqed,摩1:1。经书上说,一天,他正赶着羊群,忽被耶和华提起,灵中受了圣言:去,给以色列我的子民预言吧,7:15。那是公元前八世纪五十年代的事。 继续阅读“冯象:耶和华之日(《阿摩司书》5:18-27)”

冯象:你要叫我丈夫(《何西阿书》2:4-25)

先知书,除了以赛亚等三大先知,还有篇幅较短的十二篇,以《何西阿书》起头,习称十二小先知

何西阿,hoshea`(耶和华拯救),是小先知里唯一的北国人氏,生平不可考了。他蒙召传道(前750~721),恰逢乱世。亚述西侵,称霸近东,以色列却陷入了血腥的王位争夺,最后二十年换了六朝君主,四个被臣子谋杀。对外政策也游移不定,一会儿称臣纳贡,做亚述的藩属,王下15:19-20;一会儿又跟亚兰/叙利亚结盟,试图反叛,或者就投靠亚述的宿敌埃及,何7:11, 11:5。末了,亚述大军打来,围困都城撒玛利亚三年,北国覆灭,大批居民被掳去了两河流域(前722/721),王下17:5-6继续阅读“冯象:你要叫我丈夫(《何西阿书》2:4-25)”

冯象:枯骨(《以西结书》37:1-14)

南国犹大的三大先知,以赛亚、耶利米和以西结,既是耶和华的传道者,也是敏锐而深邃的哲人。以西结蒙召在入囚巴比伦以后(前594/593),对于罪罚救恩、生命与苦难,有强烈的切身体会。他的思想学说,就其巨大的历史影响而言,几乎重构了人神关系。上帝降罚,据其启示,不应看作是报应子民陷于罪愆,而是捍卫及昭示圣名的尊严,结20:44。同理,耶和华重续永约或平安之约,亦非奖励耶路撒冷悔改,回归天父,而是出于救主无尽的慈爱,hesed,出20:6, 34:7。之后,泽被大爱,才有罪人自觉的悔改,16:62-63 继续阅读“冯象:枯骨(《以西结书》37:1-14)”

冯象:错扮“公民”

国庆节,校园静了,正好写东西。忽接友人短信:下雨啦,出来遛个弯?人艺上演《公民》,大导林兆华讲溥仪的故事,争议很大!还没回,电话来了。我说这年头,有哪样营销不靠争议吸引眼球?她说不是噱头,是溥仪亲属和授权传记作家严正质疑,说不定哪天就禁演了呢,您一定感兴趣! 继续阅读“冯象:错扮“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