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象:我的心尊主为大(《路加福音》1:46-55)

耶稣降生的故事,不见于保罗书信及《马可福音》,或许当时(一世纪五六十年代)尚未流传。《约翰福音》虽然晚出,因将人子等同于圣言,“太初有言:那言与上帝同在,上帝就是那言”,约1:1,教义不同,故也不写降生。只有《马太》《路加》两部福音讲了这故事,情节却完全不同。 继续阅读“冯象:我的心尊主为大(《路加福音》1:46-55)”

冯象:刀剑(《马太福音》10:34-39)

“教会跟《圣经》不是一回事,《圣经》从来就是教会的愧疚”,德国思想家勃洛赫尝言(页9-10)。这“愧疚”,或换一角度,这经文孕育的道德思想,对信条教规和教派立场的逾越(“思考意味着逾越”,勃氏的墓志铭),便是为什么圣书可以永不过时,向所有人说话,为不同时代不同民族的读者理解,并帮助受苦人面对现实,反抗压迫,进而“创造历史”的一条主要理由。 继续阅读“冯象:刀剑(《马太福音》10:34-39)”

沈伟伟:算法透明原则的迷思

 

引 言

近半个世纪以来,算法正以前所未有的深度和广度,影响和改变着人类活动。依托这一技术革命情境,并伴随着网络空间和现实空间的加速融合,算法应用越来越广泛。可以说,在当代社会,算法几乎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算法应用在发展。与此同时,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兴起,使算法得以通过基于自我训练、自我学习过程,实现自我生产和自我更新,算法本身也在发展。 继续阅读“沈伟伟:算法透明原则的迷思”

李谦:数据流动与留存:商业实践与法律迷思

一、引言

2016年新年伊始,欧盟与美国之间备受关注的数据跨境流动(Transborder Data Flows,“TDR”或“Cross-border Data Flow”)新框架协议谈判取得了重大突破,双方推出全新的“隐私盾协议”(EU-U.S Privacy Shield),原有的“安全港”框架协议告别历史舞台。[[1]]按照新协议,美国的互联网巨头谷歌、脸书和亚马逊等公司将不再受到欧盟个人数据保护条例的限制,可以便捷地跨越大洋传输互联网用户个人数据信息回至美国。这一堪称互联网发展史的重要事件是持续深化的欧盟数据治理改革一环节,在此前后,延宕多年的欧盟数据法律框架改革得到实质性推进,在积极反思传统数据法律理论与实践的基础上,结合当前互联网经济的发展趋势,欧盟大刀阔斧地改革数据法律框架和更新数据治理政策。 继续阅读“李谦:数据流动与留存:商业实践与法律迷思”

冯象:耶和华之日(《阿摩司书》5:18-27)

阿摩司,`amos(耶和华抱起/背负),南国先知,来自伯利恒东南、挨近犹大荒野的一座小村,牧主出身,noqed,摩1:1。经书上说,一天,他正赶着羊群,忽被耶和华提起,灵中受了圣言:去,给以色列我的子民预言吧,7:15。那是公元前八世纪五十年代的事。 继续阅读“冯象:耶和华之日(《阿摩司书》5:18-27)”